相关文章
  • 北京三村干部合骗粮食直补款被判刑[2016-11-3]
  • 履责不力终身难辞其咎:天镇县民政局四任局长两任纪检…[2016-11-2]
  • 下属“闯红灯” 领导“吃罚单”:大田县坑口水库管理…[2016-11-1]
  • 迷恋奢侈品,爱美局长丢了丑:汝城县环保局原副局长朱…[2016-10-28]
  • 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[2016-10-26]
  •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小权力…[2015-11-19]
  • 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[2015-11-16]
  • “群贪”落网记[2015-11-16]
  • 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[2015-11-16]
  • 长期占用企业车辆 贪图享乐栽了跟头[2015-8-24]
  •  
     最新更新
  • 北京三村干部合骗粮食直补款被判刑[2016-11-3]
  • 履责不力终身难辞其咎:天镇县民政局四任局长两任纪检…[2016-11-2]
  • 下属“闯红灯” 领导“吃罚单”:大田县坑口水库管理…[2016-11-1]
  • 迷恋奢侈品,爱美局长丢了丑:汝城县环保局原副局长朱…[2016-10-28]
  • 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[2016-10-26]
  •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小权力…[2015-11-19]
  • 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[2015-11-16]
  • “群贪”落网记[2015-11-16]
  • 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[2015-11-16]
  • 长期占用企业车辆 贪图享乐栽了跟头[2015-8-24]
  •  
     阅读排行
  • 1

    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征地拆迁腐败窝案串案剖析[2015-8-24]
  • 2

    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[2015-11-16]
  • 3

    长期占用企业车辆 贪图享乐栽了跟头[2015-8-24]
  • 4

    海南省检察院原纪检组长受贿151万元一审被判7年[2015-8-24]
  • 5

    “群贪”落网记[2015-11-16]
  • 6

    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[2015-11-16]
  • 7

   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小…[2015-11-19]
  • 8

    北京三村干部合骗粮食直补款被判刑[2016-11-3]
  • 9

    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[2016-10-26]
  • 10

    四川省宜宾市教育系统腐败案件剖析:净土为何不净…[2015-8-24]
  •  
      首页<警钟长鸣 <警钟长鸣<正文
     

   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

    小权力玩起大腐败

    来源:甘肃廉政网  发布日期: 2015-11-19  阅读次数:1643  
     

    椒江区六名村官贪污挪用一千二百万元,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。图为涉案的东山头村会计周国兴在法庭受审。椒纪摄

    在人们的观念中,腐败的严重程度往往与权力的大小成正比。但近年来,一些村干部相互勾结,沆瀣一气,造成的恶劣影响并不亚于位高权重者。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查处的东山头村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的案件,就是其中的典型。

    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

    涉案的6名村干部,一个是村党总支书记,一个是村委会主任,还有村党总支委员、村委会委员……这些原本应该带领村民谋发展、奔小康的领头雁,却不断蚕食、挪用村集体各种资金达1200余万元,刷新了当地村官腐败案件涉案金额纪录。

    几个小小的村官,何以能蚕食、挪用千万元资金?

    东山头村在当地一度是个明星村。因为靠近市区,随着城市化进程推进,该村发展迅速,早在2011年,全村就实现经济总收入2.5亿元,村集体可分配收入250万元。

    今年52岁的周大兴,在2014年案发时已在村里当了20多年村党总支书记。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浙江四星化妆品实业公司老总,这家他个人的公司曾在当地赫赫有名,但据称“上世纪90年代后期,就已经出现亏损”。

    一方面是被外界传闻已经出现经营问题的公司,一方面是蒸蒸日上的村集体经济,虽然有村民对此“不放心”,但是周大兴仍然牢牢把持着这个位置,并逐渐把几个村班子成员串到一条利益链上,这也为后来村“两委”班子的集体腐败埋下了伏笔。

    据知情人透露,除周大兴开有公司外,村里其他干部也在做生意,如2008年当选的村委会主任徐道明,就经营一家石子场。

    一边是做生意资金紧张,另一边却有大笔集体资金触手可及,问题由此而来。虽然根据村里财务规定,该村2000元以上至1万元的用款,需由村委会主任和村党总支书记签字审批,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由村“两委”联席会议讨论决定,重大事项须经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。但这在一个已经相互勾结的“班子”眼里,要绕开实在太简单了。

    20103月,周大兴等人直接以徐道明的名义,以编造的环保工程款为由,先后挪用两笔村集体资金,合计60万元。半年后,他们再次编造暂领农村自建小区建设经费的理由,挪走了大笔资金……3年间,他们冒领村集体资金25笔。

    据这起窝案的另一关键人物——被另案处理的村会计,同时也是村办企业东山头实业总公司出纳兼会计的周国兴交待,他利用保管公司资金及账务的职务之便,先后将该公司向银行贷款及向村民收取的建房户代办费、地级差价款等资金,共计441万多元占为己有。

    把公款当作自己的钱装兜里

    谈起这桩案件的办理过程,椒江区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这些村官贪赃的“任性”让他印象深刻,个别村干部把“管理权”混同“所有权”,把集体资产当作个人财产,把村办实体当成个人公司,在管理上搞“家长制”,从而导致了一连串的腐败问题。

    做了多年村干部的周大兴,早就是群众眼里的“土皇帝”。而他逐步利用宗族势力,大权独揽,“一手栽培”村“两委”班子,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共同体,把村里的钱当成了自家财产。

    或是抱着“法不责众”的侥幸,或是抱着“不同流则可能逆向淘汰”的心理,这些各怀鬼胎的村干部,把贪腐当成“自己人”的标准。

    椒江区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:“村委会常常是监管的末梢,虽然也有相应的制度,但是一旦发生村干部扭成一团,在违法乱纪的过程中相互纵容、包庇,监管必然会出现盲点。”

    “权力离开了监管,自然就会膨胀,这是村官敢犯案、频犯案、犯大案的根源。”一份村官腐败调查报告指出,普通村民只顾种好自己的“一亩三分地”,基本不过问村里的事,监督意识也不强,即使有“挑事”的“刺头村民”,也多被村干部以一些小恩小惠安抚。

    基层监督关键要落到实处

    面对“村官抱团腐败”,必须引起深入反思:集体腐败何以畅通无阻?是什么让内部监督失效、外部监督难以介入?

    “权力过于集中,群众知情权没能得到充分保障;财务制度不健全,监督制约不力……这些都是存在的问题。”椒江区纪委负责人表示。

    有专家指出,农村现在普遍实行村账乡管制度,其目的是加强村级财务管理和监督。但是在执行上,乡镇农经部门未能很好履行职责,对村级大额支出没有严格审核把关,仅仅是为村里“记死账”,违背了制度的初衷。

    财务公开和民主理财,也成了一道虚设的关卡。财务公开完全照搬会计账表的方式,对于公开的内容,即使是专业财会人员也不一定看得懂。群众完全不明白村里财务收支情况,影响了村民对村务、财务的及时有效监督,致使村集体财务公开形式化。

    椒江区纪委相关负责人认为,要有效防止和减少农村腐败案件,必须强化乡镇党委的主体责任和乡镇纪委的监督责任,全面改进村账乡管、村务公开等制度,充实乡镇纪委的力量。同时,要充分发挥村务监督委员会的作用,让监督像阳光一样无处不在。(记者颜新文 通讯员 吕玥 王鹏程)

     

     
      上一篇: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
      下一篇: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
     
     
    友情链接: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各省纪检监察机关 各市纪检监察机关 新闻媒体网站